不過,美國加州大學伯克萊分校(UC Berkeley)的教授杜德納(Jennifer Doudna)表示,一味禁止基本的基因改造技術,將阻礙研究領域的重大發現。杜德納認為,學界應該可以找出一個「中間地帶」的準則來發展基因編輯的研究。

The CRISPR gene-editing tool has scientists thrilled — but nervous https://t.co/lhkgXUBuq2 pic.twitter.com/Ynpbz51Fwl

甚麼是基因編輯?



科學家在1970年代就知道找到缺陷的基因組,但當時的技術與工具並不精準,實驗難度高,無法有效的成功改善。隨著基因編輯的技術精良,有個根據細菌免疫防衛機制發展的新發法,稱為CRISPR,全球的基因實驗室也開始探索以CRISPR為基礎的疾病療法,很有可能掀起基因組剪輯的革命。

倫理學家納悶,如果基因編輯(gene editing)是允許的,那麼誰可以獲得這樣的權利?又為什麼可以?而改造後的人類後代,是否能繼續生存?這些現在沒有一個可以完整地回答,唯一確定的是,中國的科學家,正首度對外揭露他們對人類胚胎DNA的基因改造,令信貸世界的學術人士感到震驚。







人類是否有權扮演造物者?「基因編輯的科技與倫理」掀全球熱議





「CRISPR-Cas9」的發展方興未艾,也還不穩定,但已經在生物界掀起風暴。許多公司與大學都在積極爭取專利,誰能成功,就能掌握未來基因重組的商業與利益。如同1970、1980年代基因工程技術成熟後,帶動生物科技業的旺盛。

「基因改造」這一詞不陌生,在科幻小說、食品、生物科技上都是廣泛應用的技術,但加上「人類」兩個字,就是翻天覆地的糾葛與紛爭了。

先前提到,中國廣州中山大學在今年4月首度將CRISPR-Cas9的技術應用在人類嬰兒胚胎,報告一出,引發國際學者驚呼。《自然》(Nature)科學雜誌報導指出,廣州中山大學研究人員正嘗試改造胚胎中,與地中海貧血有關的先天性遺傳基因,這也是世界上首次有實驗團隊用「人體胚胎」做基因剪輯的實驗,先前都是使用成人基因,鮮有從嬰兒開始的實驗。

中山大學研究人員消毒表示,他們是選擇「無法存活」的胚胎來研究。86個胚胎中,有71個通過第一輪的「基因編輯」,但最後僅有28個成功和新的DNA拼接,而最後也只有一小部分成功發展為可用蛋白質,失敗率極高。最後中山大學發布實驗告吹的聲明。

Scientists show that gene editing can 'turn off' human diseases https://t.co/NEsMKPSA2A pic.twitter.com/FwwECcqisj

「這個決定很可能改變我們的命運,」反對基因編輯的基因與社會中心(Center for Genetics and Society)的瑪西(Marcy Darnovsky)提出警告,「這將會是一個改造社會的技術。」

— 世界大事報 (@DaShiNews) 2015 4月 24日



由美國國家科學院(NAS)主辦的國際基因編輯峰會將在12月召開,聚焦「探討和人類基因編輯研究有關的科學、倫理與政策議題」,數百名全國的頂尖科學家本周聚集在華盛頓研討,試圖回應許多科學家與倫理學家的擔憂。

負面效應未出現



美國的「再生醫學聯盟」主席、《自然》雜誌論文作者蘭菲爾(Edward Lanphier)表示,基因改組是很強大的技術,「我們是人類,不是轉基因老鼠,不應該跨界任意修改人類基因。」蘭菲爾認為,當前的技術可能「存在危險,也不被倫理道德所接受。」

目前基因編輯對人類是否有負面影響,都還未知,也因為基因編輯會透過遺傳而讓後代擁有前人的強大基因,但若有其他風險就可能難以回天,也可能失去人類的基因多樣性。打造「超級寶寶」、改變人類樣貌、超級運動員,應該不是目前國際達成的共識。目前國際科學家也都認為,在技術還不夠安全以前,不應該對人類胚胎做研究。

i68oo60om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